求解中国宏观调控目标方程

发布时间:2022-07-01 22:42:08    来源:永乐app官方网站下载 作者:永乐国际登陆

  编者按:宏观调控实施近半年,效果初步显现,投资增速缓降,物价涨幅渐缓。但调控毕竟是对各种利益关系的调整,站在不同的角度,会看到调控在实施对象、实施手段、实施力度等方面的不同影响,进而提出这样那样的问题。本报近期搜集了当前广大读者最为关心的12个问题,由记者针对性地采访,对这些问题进行阐释,以期解疑释惑,使广大读者对宏观调控的政策和目标有一个系统的认识。

  问题一:这次宏观调控对少数行业的投资进行了严格的控制,但有观点认为,这些行业投资过热是有市场需求作基础的,比如水泥、钢铁,相当一批项目起点也很高。宏观调控的尺度是否略紧?

  答:这次宏观调控,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由于少数行业和地区投资增长过快,而“少数行业”主要指的是钢铁、水泥、电解铝等行业。今年2月4日,国务院召集国家有关部委与各地政府部门,召开了严格控制部分行业过度投资电视电话会议,明确提出了要从土地审批和信贷支持两方面入手,制止这三个行业投资的过快增长,从而拉开这轮宏观调控的序幕。

  7月20日,发改委举行总结上半年宏观调控下的经济运行情况的新闻发布会,经济运行局副局长朱宏任承认,钢铁、水泥、电解铝的投资背后确实有着市场需求的动因,汽车生产、房地产的建设都给三个行业提供了巨大的市场,但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煤电油运的紧缺造成的瓶颈制约问题越来越严重,钢铁、水泥、电解铝的投资过热与国民经济的整体运行已不相协调,国家必须坚决果断地对其进行调整。

  虽然有着市场的巨大需求,但这三个行业的新增投资有相当一部分是盲目的、低起点的和污染严重的。即使企业的投资完全是自有资金,盈亏也是自负,但国家从调整行业结构、保护环境两方面考虑,对这三个行业的发展采取控制措施也是完全必要的。这次调控严格限制的就是那些产品结构不合理,高消耗、高污染、低产出的投资,而能够促进行业水平快速提升的那些大项目则继续得到了国家的鼓励和支持。

  问题二:就在国家查处江苏铁本项目前后,澳大利亚钢铁巨头博思格公司投资2.05亿美元的苏州钢铁金属镀层与彩涂钢板生产线举行了奠基仪式。宝钢董事长谢企华也表示,计划在2010年前斥资500亿至600亿元人民币,将产量从今年预期的2000万吨扩大到3000万吨。武汉钢铁集团生产部的一位负责人称,武钢几个大规模项目也已通过国家审批,正在筹建中,其他国有大型钢铁企业也在积极扩张。类似的事例是否表明,此轮宏观调控是针对民营经济的“民企杀手”?

  答:铁本之痛,并不在民营性质,而在于其违规,在项目立项通过国家审批之前就已经开工建设。违规上项目,民企国企都有,这种做法在调控之前对一些企业是家常便饭。调控不仅使一些民企受损,一些国企也遭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记者在采访中得知,某大型国有企业一个金额上百亿元的违规在建项目也被勒令停缓建,这说明调控是对项目不对主体。央行抽紧银根,商业银行不愿轻易放贷,这是宏观调控中常见的货币政策手段。“民营企业长期以来整体风险就较国企大”,调控之前,商业银行的客户经理们就已经本着这个信条放贷了。在调控中,大家贷款都不容易的时候,民营企业较国有企业会更难贷出资金。

  问题三:调控造成部分企业停工或下马,其实这些企业一两年内就能建好。调控是否会导致好项目变成不良资产,弊大于利?答:部分项目受损不能否定调控整体上的良好效果。

  国家统计局综合司周小知博士对本报记者说,此轮宏观调控,党中央、国务院对经济形势判断比较准确,从去年初开始,国家就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如土地政策、货币政策,财政政策、产业政策以及其它的市场准入政策,调控不搞一刀切,急刹车,而是适时适度,根据经济发展形势松紧有度,不是一步到位,而是多次微调,使宏观经济平稳发展,没有出现大起大落。总体来看,这轮宏观调控是见势早,行动快,手段多,用力均,效果也相对较好一些。

  按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郑京平说法,“宏观调控总是要有成本,这其中可能会涉及一部分人和企业的眼前利益,但为了长期稳定的发展和利益,不得不有所放弃。如果不对固定资产投资规模进行控制,就很可能使得固定资产投资和重工业之间的自我封闭式循环在一定的时候出现断裂。到那时候再被迫调控,造成的经济损失就会更大。”

  另外,对停工和下马的企业还得具体分析,除少数企业属于在正常经营情况下受到调控影响外,多数企业是在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的投资热中盲目上马的,这些企业建成投产会导致重复建设,扰乱行业秩序,所以,一些企业的停工、下马有利于整体经济发展。

  问题四:此次宏观调控,是不是“板子”打企业打得太重,而打地方政府打得太轻了?

  答:弄清这个问题的前提,即企业和地方政府该不该成为宏观调控的对象,应比回答这个问题本身更有价值。

  毫无疑问,作为市场主体的企业,肯定是宏观调控的对象,不论是民企、国企还是外企。至于地方政府,回答是既应该也不该。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不论中央政府还是地方政府,都不是市场中的利益主体,而应当是市场的组织者、管理者、监督者。具体到宏观调控,中央政府应当是宏观调控政策的制定者,地方政府应当是各项政策的贯彻执行者,不应该是宏观调控的对象。

  但在现实中,地方政府不仅有自己的经济利益追求,甚至在很大程度上也左右了企业在市场中追求利益的行为模式。以目前流行的所谓“经营城市”来说,不少地方政府为了片面追求政绩,在诸如“城市化”等各种口号下,不遗余力“卖地”推动房地产开发。同时为了维持房地产市场高涨的表象,要求银行对相关贷款大开绿灯。在地方政府的“引导”下,企业便纷纷投入了“城市化”的运动中,而很少考虑风险问题,因为有地方政府和银行兜着。

  这种做法,不仅给未来经济发展埋下了巨大的隐患,而且也很容易因不规范操作,如违法拆迁等行为产生威胁到社会稳定的不安定因素。事实上,越来越多的学者指出,引发此次宏观调控的部分行业“过热”,很大程度上是由各地的城市建设和基础设施建设推动的,是由地方政府追求“高增长”推动的。

  因此,宏观调控的“板子”还必须打向地方政府。这至少说明了两个问题:一方面,同我国的市场经济体制建设进程相比,地方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如地方政府政绩考核制度改革等比较滞后。另一方面,地方政府成为宏观调控对象,也只是暂时现象。

  上述问题弄清楚了,就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此次宏观调控“已见成效”,是在地方政府尚是调控对象的前提下,应是战术胜利。我们更期待着,地方政府不再是宏观调控的对象,因为那将是战略胜利。

上一篇:2020-26年中国铝土矿市场调查与投资可行性报告
下一篇:广元成功处置槽罐车过氧化氢泄漏


版权所有: 永乐app 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浦东新区长清北路53号 公司电话:021-31181888
技术支持:永乐国际登陆 苏ICP备10608541号-1 网站地图 XML地图